张昆仑:魏开功印象

发表时间:2023-11-25 11:18作者:张昆仑来源:今日洪商

认识魏开功,是从其书法作品开始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洪湖一所中学教书,某日,去叔叔家做客,看到他客厅挂历上的书法遒劲老辣、张弛有度,于是伫足细品静赏。因对其甚是喜爱,便顺带关注其作者,落款题名为钺山。我估摸着这人可能是一位阅尽沧桑、功底深厚的老者。席间,我从叔叔那儿得知:钺山,即魏开功,是叔叔的大学校友,在《洪湖报》社工作,是一位年少早成的才俊。由于我那时业余也写写稿子,为《洪湖报》特约记者,常去报社,这样便与魏开功熟络起来。从此,便开启了我们之间的友谊。

我这半辈子不能说阅人无数,但结识的人也不少,也交了不少朋友,对朋友间的往来也所有感悟。如果以一形象物来比喻朋友关系的话,犹如湖面上的浮萍,风平浪静时,交错叠靠密不可分,一旦风起浪涌,便飘移分散、随波逐流。所以,往来于现实之间,不为利益羁绊,能够长留下来一路同行的朋友极少,开功便是这极少中的一位。三十多年来,不管是时空变化,还是他地位升迁,我们之间往来总是那样纯真,有一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味道。生活中的他有一种采菊东篱的散淡,心气平和,面无愠色,因生性真诚并乐于助人,故朋友甚众。与他作朋友,可以心不设防且能推心置腹,包括个人隐私也不必刻意隐瞒。闲暇之余,我们常有机会一起喝茶、饮酒、闲聊,话题总是随意而广泛,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甚至把他生活中一些趣事轶闻,添油加醋地编成段子进行渲染,他也从不生气,并以包容的心态或笑而不言可否,或帮你完善段子,但更多的交流还是来自对艺术审美感受,分享精彩,共同陶醉……常有“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之感。有幸与开功成为朋友,让我的生活空间多了一份信任、一份理解,也让我有机会零距离地享受书法线条的节奏、韵律之美。

我没有书法天赋,更无书法造诣,对书法作品分析不出个子丑寅卯来,但每次分享他书写都能获得一种欣喜和兴奋,就像读一首优美的诗,抑或听一曲悦耳的音乐,他作品呈现出的书写的率性、自在、自由特征和独立的视觉节奏,似有一股张力会渐次形成震动的力量撞击心神,撩拨出审美快感。

开功的草书,用笔婉转自如,奔放流畅,灵动疾飞,速度感极强,笔势恢宏开张,紧劲连绵,一气呵成。他的书法线条,粗细、缓疾、巧拙、刚柔、枯润等形式,与章法的疏密结构相映互融,既可筑成雍容俊逸、潇洒空灵的整体,又能让观者从一波三折、跌宕生姿的流动、奔走中,感受到力的图式、舞蹈姿态和音乐旋律。

若说开功的草书是他情愫上的“跑步”,那么,他的行书则是心境的“疾走”。他的行书线条较草书略显内敛,但依然笔随心行,直接将“心事”倾泻于幅面,呈现出明快利落,雄健崛傲的特点,其用笔渗入碑的重拙朴厚,或尖锐犀利,结字刚健硬朗。

开功的“康体”在书坛自成一体,用笔刚硬峭厉,顿挫涩重,其势如溶金在冶,随地流走,既有康有为笔墨“重、拙”的形和神,又不乏自己刚硬之风,恰体现了他对传统的现代及个性的转化和他自己审美理念的艺术风格。

开功书法书卷气息浓郁,线条架构间无不流淌着一股文雅之气。作品总是弥漫出云淡风清、峻拔英挺之美,给人一种涵泳既久的厚重感。这正契合了他“先文后墨、由技入道、由道入文”的艺术主张。也许,这就是我和其他朋友特别看重开功书法作品的理由。

魏开功,字钺山,天门市人。27岁任洪湖市书法家协会主席。现为书法报社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湖北开明画院副院长、湖北经济学院客座教授。著名诗人、书法家吴丈蜀先生和书法理论家陈方既先生门生。1998年湖北省书协、湖北省美术馆、人民日报驻湖北站为其举办了个人书法展。2013年1月,湖北圣典拍卖有限公司等单位为其举办了个人书法专场拍卖。作品多次入展省内外书法展览并获奖。《人民日报》《湖北日报》《楚天都市报》《书法报》《中国书画报》《青少年书法报》《特别关注》等报刊为其作了专题介绍。有《名人名言钢笔书法》字帖(华师大出版)和《中国当代书法篆刻家--魏开功书法作品精选》(湖北美术出版社出版)及五卷本《中国历代书法精品观止》(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与人合著)问世。有多篇艺术评论文章见诸报刊。近两年,随“湖北新闻出版传媒周”出访团出访马来西亚、新加坡、俄罗斯、埃及和南非进行书法讲座和交流。艺术传略入编《中国当代书法家人名辞典》《中国当代书法家辞典》等多部辞典。

头条纵深
闲言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