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聚焦 > 财智人物 > 正文

兰世立高调复出:不该走夜路 这次改做小生意

2020-04-19 作者:任江波 来源:红星新闻

1648727940500798.jpg

经过897天的羁押和监视居住后,“前湖北首富”、东星集团及东星航空创始人兰世立被广州市中级法院宣判无罪,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

第一时间,他想到的还是媒体。面对媒体的采访邀约,他几乎来者不拒,“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放心,我从来没有什么顾忌。”

在他的自媒体上,他在自我介绍中写道:“中国东星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东星航空,暹罗航空,东星国际旅行社创始人,《福布斯》封面人物,福布斯在其封面人物介绍为中国新一代知识型企业家代表人物,是一位善于与国际资本打交道的人!曾与GE董事长伊梅尔特,国际金融集团格林伯格,国际金融租赁飞机租赁行业创始人史迪威等合作,创造了航空金融界的神话。”

“现在怎么向大家介绍你的身份?”

“我现在定位是中国商人,不是企业家,不是福布斯富豪,也不是老板。”

“怎么看湖北前首富的身份?”

“湖北首富有什么值得讲?中国首富、世界首富才值得骄傲。不要说20年前,就是今天,我觉得湖北首富也不值得一提。”

“如果把这句话发到网上去?”

“没问题啊,你现在就可以发。”

种种迹象表明,那个曾经熟悉的兰世立又回来了。大家都会不由猜测,这次他还能再折腾什么?

11.jpg

14年后重回起点

录制视频:我是不是该回来了

1月13日上午,武汉。珞喻路车水马龙,一如往常。

这条路横跨武昌,西接街道口,东达光谷,是武汉市洪山区的一条主干道,数十条公交线路在此通行。沿线经过华中师范大学、武汉大学、武汉体育学院、光谷广场、华中科技大学,是武汉的一条黄金大动脉。

此刻,62岁的兰世立伫立在珞珈山国际酒店附近的过街天桥上,眺望光谷广场的方向。天桥下面靠北一侧的围墙内,拆迁废墟上裸露出原来的地基。

30年前,32岁的兰世立在这里租下一间小卖部,成立武汉东星电子技术有限公司,开始了此后几经波折、饱受争议的创业之路。

“原来这个地方叫珞珈山饭店,也叫湖北省第三招待所,是当时整个武昌地区唯一有空调、最高级的接待外事的饭店。当时刚好是国有小卖部没落的时候,我就把这个门面租下来做计算机公司。”

兰世立还依然记得,当年的街道口正好处于城乡结合部,水泥马路到此中断,两小时一班的公交车下午5点停运。由于那时的武汉还没有出租车,坐不了公交车出门就只能骑自行车,这让刚从海南回来的兰世立很不习惯。也是在那一年,兰世立靠生意上赚的钱买了一辆进口的日产蓝鸟轿车。

此后20多年的时间里,兰世立的人生轨迹与珞喻路就像是两条命运的丝线紧紧地交缠在一起。兰世立曾在自传中提到,“从大学到创业,在长达十几年的岁月里,我都几乎未离开过珞喻路这条熟悉的街道,可以说是这条道路发展建设的见证者,更是这条路建设发展的推动者”。

在珞喻路上,自西向东5公里,他先后创办武汉东星电子技术有限公司、开设“东宫”酒楼、建立东星大厦、筹建东星航空有限公司,路的尽头——光谷广场,更是他这一生永远绕不开的光谷中心花园(中国东星大厦)。

在时间线上,从1991年到2010年,他从湖北首富、《福布斯》封面人物、东星集团与东星航空创始人,沦落到先后四次入狱、“红色通缉令”的逃犯,被人称为“骗子、大忽悠、人渣、谎话连篇”。

有近14年的时间,兰世立没有踏足过这条道路。毕竟,有那么些年他在狱中,寸步难行;而更多的时间是不愿面对,“武汉是我的伤心之地”。

然而,这一次,62岁的武汉人兰世立还是选择了回归。

“上次来(珞喻路)还是2008年,那还是我人生最巅峰的时期。没想到十几年就过去了,(这次回来)算是赶上人生低谷的时期,原本以为房子还在,没想到刚好改造。可以预告下,我这次创业也是从这条街开始。”站在当年创业起点的“遗址”上,兰世立宣告他的回归。

自从2013年出狱后,兰世立很少踏足武汉。用他的话来说,从小在这里生、这里长;在这里收获成功,又在这里遭罪;武汉是令他爱恨交织的地方。但商人的嗅觉告诉他,选择回武汉创业更加理智。

“这一次心态不一样了,遵循市场原则,更看重哪个地方商机更多,更适合发展事业。武汉我毕竟最了解,相比武汉这类二线城市,北上广成本要高很多,但市场并不比武汉大多少。这几年我在新加坡和泰国就明显体会到,在新加坡成本很高,赚钱很难,国内反过来成本比较低,赚钱容易。”

就像是一次巡礼,重新归来的兰世立驾车一路沿着珞喻路1号驶向珞喻路889号。虽然有十多年没有驾车走过这条道路,但他坚持不用地图导航,以至于在一处本该直行的路口不小心走到左转道。也许是为了缓解前一分钟才谈到对这条路熟悉的尴尬,兰世立开始抱怨现在汽车太多,聊起当年在武汉率先购买私家车的往事。

由于不是早高峰,此行的终点光谷广场很快便到了。眼前的光谷广场是于2019年完工的武汉光谷广场综合体,这座汇聚3条地铁线和2条市政隧道、工程土方开挖量达180万立方米的城市建设工程,堪称亚洲规模最大的城市地下综合体。而广场西北侧耸立的两栋造型像是一本翻开的书的高楼,就是曾经的光谷中心花园,人们更熟知它现在名称——光谷国际广场。

也许是触景生情,抑或是另有预谋,兰世立以两座双子楼为背景,拍摄了一段短视频。在视频中他介绍说:“大家看到的这两栋大厦,当初叫中国东星大厦,是我在2003年开发的这个楼盘,现在叫光谷国际广场。这栋楼现在也是湖北省武汉市的标志性建筑。”

公开资料显示,关于这块地产的纠纷案,2012年5月湖北高院判决兰世立败诉。2015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二审再度开庭,并于2016年8月25日做出最终判决,维持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宣判。

但显然兰世立不愿放弃:“我上次走是因为袁善腊,包括当时的很多人。现在这些人该退的退、该进去的进去了,我是不是该回来了?”(据南方周末报道,2011年9月,武汉市政府常务副市长袁善腊遭身在狱中的东星航空总裁兰世立实名举报。举报称,曾主持东星航空破产案的袁涉嫌挪用公款、索贿等6个问题。当年12月,湖北省纪委宣布,经调查袁不存在兰举报的问题。不足半月,袁辞去所有党政职务,从副市长的职务上“裸退”。)

13.jpg

高调宣布出狱

律师曾通知做好被判无期准备

2022年1月6日,兰世立在武汉香格里拉酒店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宣称被广州市检察院指控犯合同诈骗罪一案已获无罪。据兰世立称,共有37名媒体记者参加了发布会。

“参加发布会的媒体是我邀请的,我经历的事情比较多,大部分都是原来的老朋友。这个事情从2016年到现在,接近6年的时间,在看守所几进几出。最重要的是上了红色通报。”兰世立希望通过媒体向社会公布案件真相。

2017年11月16日,广州公安官方微博发布消息,广州市公安局新闻办通报,国际红通在逃人员兰世立涉嫌合同诈骗犯罪。广州警方查明:犯罪嫌疑人兰世立涉嫌于2015年3月虚构其拥有暹罗航空有限公司100%股权等事实,诱骗事主李某(个体商人)联合购买“泰国东方航空公司”股份后,将李某以3.5亿元人民币购买的股份及相关资金非法占有。广州警方严正敦促犯罪嫌疑人兰世立立即停止不法行为,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据媒体报道,中国警方在国际刑警组织的协助下,于2019年11月9日在新加坡将兰世立抓获,并于当天押解回广州,关押至广州市第一看守所、第三看守所,直至2021年12月20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无罪后释放,期间一共897天。

在看守所两年多的时间里,兰世立从来没有放弃自救。被关押期间,他一直在给自己做辩护,先后给检察院写了8份自我辩护,后又给法庭写了6份自辩状。与此同时,他先后聘请过13名律师,“其中12个律师都认为我有罪,甚至直接劝我认罪。”

在宣判前,律师给兰世立家人打电话,以律师的经验,法院如果认为无罪,往往会将案件退回检察院,由检察院做出不起诉或者免予起诉的决定。律师通知家人做好接受被判无期徒刑的思想准备,最好的结果也是15年。

“当一个人先后进过四五次看守所,(即便无罪)有时候自己都怀疑自己错了。其实我也曾犹豫要选择认罪还是坚持无罪,认罪态度好或许能够轻判,或许能少坐几年牢,律师劝我也是这个道理。但是认了罪就连翻案的机会都没有了,在这个决策选择的时候压力很大。”

法院判决当天,判决书长达91页,前面大部分内容都是检察院对兰世立的指控。当听到法院对检方的意见表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兰世立觉得看到了自己原先预估的那0.01%的希望;当听到“被告人兰世立和辩护人意见,我们认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实,法院予以确认”时,兰世立一直悬着的心开始放下,直到最终的那七个字:“宣判兰世立无罪”。

兰世立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的过程中,手机总会时不时接到陌生电话的呼入,多数情况下他在接通后马上就以“你打错了”回应骚扰电话。有一次,他将来电显示主动展示给记者看,上面显示呼入的人是汪潮涌——信中利资本集团创始人、董事长,他的湖北老乡。1月6日,和兰世立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同一天,在37天的拘留期满后,这位最近陷入风波的私募大佬刚刚被取保候审。

当年东星航空陷入危机,汪潮涌曾提出东星航空重整的“三步走”计划,但最终挽救东星航空的方案全部被否。

与老友汪潮涌通完电话,也勾起了兰世立的回忆。2012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当年在武汉举行,据媒体报道,在会议期间的一个论坛活动中,主持人、中国企业家论坛理事王巍曾提及湖北两例涉及民营企业的案件——龚家龙案和兰世立案,试图让嘉宾探讨湖北民营企业的生存环境,但该话题未获得嘉宾们的正面回应。

当时的兰世立正在位于武汉的湖北省洪山监狱服刑,后面也就有了王石和冯仑代表企业家群体去看望他的故事。

14.jpg

再次创业

做惯了大生意这次改做小生意

2010年4月,兰世立因逃避追缴所欠税款,一审被判处四年刑期,2013年8月7日兰世立出狱。在自传中,他这样描述出狱时的感受:“上午10时左右,我终于走出了这个囚禁了我三年多的洪山监狱……走出洪山监狱的那二道大而厚重的大门,终于看到了自由的天空,我深深地呼吸了一下自由的空气,在心里对自己说:我终于重生了!我一定要超越过去!”

上一次出狱正赶上微博的黄金时代,2013年10月1日,兰世立在新浪微博上发出第一条微博称:“大家好!我是兰世立!我上线了!”

这一次出狱,兰世立则在抖音上发布消息宣告回归。在这条短视频中,兰世立站在武汉黄鹤楼前,面对镜头说话:“黄鹤一去不复返,此地还有兰世立!武汉,我回来了。”

“这个社会变化很有意思。上次我进去的时候微博还没开始,结果在2013年我出来后发了一条微博,有十几万人转评。这次进去以前抖音还没开始,现在我出来发一条抖音有好几十万的浏览量。” 

上一次三年的监狱生活,兰世立在里面思考要做国际市场,到国外去闯荡,出狱后前往新加坡、泰国发展。而这一次的狱中思考,得到的结论是回到中国发展。

“很多人问我出来有什么打算,我在里面已经打算完了,要等出来再打算已经晚了。其实我出来第一天已经开始干活。这一场新冠疫情大家都觉得不好,很多企业出了问题,但也有很多行业受益,其实有很多商机。”

兰世立透露,在看守所这两年多的时间里,他构想了3个项目。但他认为最重要的是观念的改变——原来大家都有一个误解,一直在做大生意,看不起小生意。比如卖一本书是小生意,做航空公司是大生意。经过这几年的思考,兰世立决定改做小生意。

遥想2008年初,意气风发的兰世立与高盛签定了合作协议。兰世立在自传中连用了九个“世界之最”:

“至此,东星航空已经先后与最大的客机制造商空中客车公司、世界最大的飞机租赁公司通用金融租赁公司、世界最大的飞机发动机制造商GE、世界上最大的商业银行花旗银行、世界上最保守的商业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世界上最大的飞机租赁公司国际金融租赁公司、世界上最大的商业银行之一汇丰银行、世界上最大的航空集团公司德国汉莎航空集团合作以后,现在又与世界上最大的投资银行商盛达成合作协议,成为合作伙伴。

“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获得如此之多的世界之最的倾心,可以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有时候,连我自己都有些不相信,可是,没有办法,眼前的一切,都是事实。”

“我以前经营的都是航空、地产这样的大生意。原来你让我去卖几本书,我可能听都不听,这次我从看守所出来第一天,就把广州市所有知名的书店都逛了,第二天就把深圳的书店看完了。你觉得这个改变够不够大?”兰世立反问记者。

而这一次,很多人不禁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已经60多岁的兰世立出来还能创业吗?他还能成功吗?  

1月13日中午,兰世立的身影出现在武汉光谷广场西班牙风情街的商铺内。他此行是为即将创办的品牌寻找一个性价比较高的线下实体展示体验门店。新的品牌将不再使用“东星”这个名称,在他看来,“东星”在老武汉人中的知名度较高,但显得保守,新品牌将会有一个更加互联网化的名称。

经过一番实地考察,他看中了西班牙风情街靠教堂一侧三楼的铺面。相比一楼400多元一平米的价格,三楼每平米价格远不及它的一半。为体验游客是否方便进店,兰世立绕着门前的手扶电梯跑了好几个来回。“这个模式一定会让你震惊,很快一个风靡全国的品牌和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就要出现了。”此刻的兰世立难掩兴奋,同时对新的创业项目始终不愿多谈。

10年后,记者问兰世立,整个东星航空事件,自己有没有做错或者失误的地方?

兰世立没有过多犹豫,答道:“首先是失误,当年被人抢劫的时候,你说你有没有责任?确实有责任,我不该走夜路,不该走偏僻的路。”

备注:除产经天下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产经天下网立场。

责编:流星(cjtxcm@163.com)

上一篇:伍治良:立鸿鹄之志 做栋梁之才

分享到

今日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