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天下书画 > 正文

柳之韵 柳之道

2018-06-11 作者:肖创彬 来源:产经天下传媒

柳树A.jpg


      原野

柳,很普通,普通得让人视而不见;

柳,很特别,特别得让人或艳羡或惊觉!

这普通与特别之间是静气亦寓禅意。

早春的柳是特别的,象情窦初开的少女,迷离而含羞。

堤岸旁、水塘边,憋过一冬的柳,开始伸展腰肢、梳理秀发了,这是时令尚处在“七九、八九”,其它的落叶乔木还在酣睡、春花尚在蓄势的当头,料峭春寒中柳一翩翩侧目,立即惊艳了整个世界。

    柳色迷蒙,如烟含翠,自成风景,在早春的荒凉中不是繁花胜似繁花。加之咏柳、折柳的风习,自古以来,观柳就是一时之盛事,可谓极尽风流。

夏柳是普通的,象人之青壮年,茁壮而酣畅。

长得茂盛,绿得恣意,但因大地满眼的绿,夏柳就混同得杳无形迹了。

然而,浓荫与柳汁为知了群落提供了绝佳的庇护所,蝉噪声就格外的集中与悦耳,便会时常招来路人不经意的一瞥。

乡下的河塘边,柳则成了玩童戏水的跳台与游乐场,搅得午休的时光也支离破碎了。

柳树B.jpg

秋柳也是普通的,象人之中年,平和而内敛。

秋柳亦不为人关注,因为大众、因为平和、因为宠辱不惊。但秋夜引来了更多的柳下幽会的男女,是因初凉、还是欧阳翁“月上柳梢头”的诗意招惹的?

秋柳的绿是照样的浓,虽然添了些许锈色,有了点滴沧桑,但对秋凉似乎并不敏感。

    冬柳是特别的,象慈眉善目的老人,祥和而温暖。

走过春夏秋三季,冬柳的脚步慢了下来,似乎开始在思忖什么,坚守什么。

立冬时节,万木开始萧条,柳仍丝毫不见倦态。冬至前后,柳梢才开始泛黄。而三九天的柳就格外的温暖好看了。

落叶树的叶子是早已掉光了,常绿树则硬撑着老绿。河塘旁、堤岸边的柳,因势成型,毛绒绒的连成垅,浑身绿中透黄,黄中泛绿,在冬日晨光、夕照的映衬下,似生着橙绿发亮皮毛的兽,又像人工织就的炫丽围脖,蓬松而温暖,让人忍不住要伸过手去焐焐,与常绿树在感观上形成极大反差。

其实,冬柳更是少人关注,大概冬日的人们已习惯于缩脖赶路或闭门不出吧。

第一次关注冬柳,是几年前游历西湖的时候,那时节已是初冬,感叹无缘“西湖春晓”美景,不无遗憾的晨游中,发现“西湖冬晓”也另是一番胜景,而正是柳树,给西湖的“冬晓”增色不少,在落叶树已是或黄或秃的时节,冬柳依然是青丝披散、婷婷袅袅地依傍在西湖之畔,晨光中,象是西子浣纱,清丽脱俗。那时,才在熟视无睹中惊觉,这个绿得最早的柳,落叶却是最晚的。

柳树浑身是宝,枝条可做柳条筐、柳条椅自不必说;树干可制作家具或造纸也不必说;柳芽可泡茶、可食用,现代人更是不屑了解了;柳花、柳叶、树皮、树根均可入药,而广普药阿斯匹林正是从柳树中提取的,知者却不一定“广普”吧。

柳树生命力旺盛,任意切取一段枝条,随处扦插即可成活,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并非诳语,儿时的我即插试过。

柳树知性,大多伴水而生,虽然三月间大肆扬花播种,但仍以逐水而居为生存常态,可见深知生命之奥,深谙生存处世之道。

柳树顽强但喜庆,斗三九寒天而不失温情,报春暖早汛而不惧寒流,殿后、冲锋,带给人的总是温馨与欢喜。

如此看来,柳真乃睿智之树、勤勉之树。既能锻造自身成为“全才”,又能大隐于市不卑不亢;既能随遇而安顽强生活,又会择善而居舒心畅意;既会应时而动早生早发,又能耐住严寒更久地彰显生命的活力。而这勤勉的一早一晚之间,缩短的是生命周期中的凋蔽期间,扩展的却是充满活力的生存时空,这又是怎样的一种智慧?

四季有时,生命自有周期,兴衰荣枯乃自然之规律、生命之定律,人和自然都无法超越,但柳的生存之道确能给人以启迪。

肖AA.jpg

[作者简介]

肖创彬,男,1967年5月16日出生,汉族,湖北省嘉鱼县人,大学文化程度。1984年12月参加工作,至1988年9月嘉鱼县物价局任科员,1988年10月至1990年7月在湖北省干部学院学习。1990年8月至1996年7月任嘉鱼县物价局物价检查所副所长。1994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6年8月至2004年9月调任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书记员、助理审判员、副庭长。2007年7月至2011年10月任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研究室负责人、主任。 2009年10月至2011年10月任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2011年10月至2016年11月任通城县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

备注:除产经天下网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产经天下网立场。

责编:流星(cjtxcm@163.com)

上一篇:魏开功的书法 从拙到觉

下一篇:"八一"战旗红

分享到

今日聚焦